登山小百科

日果冷覺峰攀登 探索自我身心極限


作者:8K5班-彥琪

日果冷覺峰攀登  探索自我身心極限


       不踏出去這一步,我不會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裡。參加歐都納八千米訓練營,對我而言,就是場探索。探索不熟悉的攀登型態、探索異國的山峰,也探索自己的身心極限。

       在出發前往四川前,我因為扭傷左腳腳踝,無法參加雪山雪訓,讓我非常不安。我很擔心自己不熟悉冰雪環境、不會使用冰雪攀登器材、不會在冰雪上行走也不會在雪地裡生活,所以短暫休養一個多禮拜以後,就自主去雪山補訓。

       補訓的時間雖然才短短3天,但是對我而言強度也是頗高的;我主要練習項目是無冰爪步伐,也和隊友組繩隊練習running belay、用雪墩架設確保站垂降、滑落制動,並在圈谷紮營一晚,體驗在雪地裡的生活。

       我懷抱著小小的希望,希望短短3天的補訓可以讓我踏出期末攀登的那一步。飛機降落四川雙流機場後,我們隨即驅車前往雙橋溝。沿途看見成都馬路十分開闊,到處都在建設,以一種近乎飢渴的姿態成長。往溝裡的公路路況也比我預期得好,我原本以為會非常顛頗,實際上一路平順,我們去雪山補雪訓時的台七線路況還比進溝里的路差呢。

       冰攀第一天,我們徒步前往民宿附近的黃白瀧。前往黃白瀧的路是       冬季乾涸的溪溝,我對於溪邊行走向來苦手,但是首次冰攀的興奮讓我無暇注意其他。抵達隊友們聚集的地方,我趕快穿上冰爪,聽展哥講解、示範冰攀動作。今天教的是X-body。不要以為聽起來「就那樣啊」,實際上做起來並不如想像中容易。腳踢冰爪時,常常因為緊張而不自覺地踮起腳跟,導致好不容易卡進冰面的冰爪又鬆了;冰斧要穩穩地入冰也沒那麼簡單;更甚者,要把穩穩入冰的冰斧拔出來更是容易把已經剩下不多的前臂力量全數搾乾。很快地,我的身體已經開始痠痛疲憊。

       到雙橋溝嚮導小楊家的民宿安頓下來以後,我們用完晚餐,圍著一圈邊烤火邊聽元植講解冰斧冰爪的保養。當時我萬分後悔,沒有要求向我借冰斧冰爪的人,在歸還之前應該要先整理好再還給我,以致於我在磨冰斧斧尖時,因為不熟悉而把斧尖磨得歪歪的。好險元植幫我把斧尖救回來了。真的是非常感謝元植。

       中間短暫休息時,我拿出防曬乳液跟護唇膏,問大家要不要補擦。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我覺得,大家好像對於「有人拿出防曬乳液」這件事情感到稀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補擦防曬乳液是女生才會做的事情」?博絃還把這幕放進期末報告的投影片裡面,讓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冰攀第二天前往白岩溝。如果黃白瀧是冰攀開胃菜,白岩溝應該就是主菜了吧?兩條冰瀑垂直聳立在我們面前,巍峨潔白。等待學長們架繩的同時,展哥讓我們上冰爪練習冰爪步伐。

我想踏出期末攀登第一步的小小期望,在這裡破滅。

       我對於冰爪步伐並沒有那麼熟悉。氣喘吁吁地跟在隊友後方,我試圖踩上一個短而陡峭的小冰瀑,卻始終上不去。我是唯一一個上不去的隊員。在繼續練習揮冰斧、X-body的同時,我一直在質疑我自己:冰爪步伐踩得這麼糟、體能這麼差,我會不會在前往日果冷覺的路上就出意外了呢?就算沒有出意外,我會不會給我的隊友帶來困擾、拖累我的隊友呢?

腦內思緒紛紛的同時,又發生兩件事情:我之前受傷的左腳腳踝,因為連續兩天踢冰,腫得像麵龜,而且我生理期來了。

種種跡象都顯示,我應該跟日果冷覺無緣,我不應該上去了。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該直接留在向花村?還是至少出發到BC?

       很多人都跟我說,我至少應該出發到BC,有沒有出發差很多,至少到BC,我會體驗到不同的事情。我非常想去BC。但是心裡另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既然確定無法繼續攀登,再去BC會不會多此一舉?畢竟我的左腳腳踝狀態不太樂觀,持續負重走路只會讓它傷勢更加惡化。

       雖然我對於「走到BC過一夜,隔天下來到牛棚過夜,接下來選擇等待或者踢19公里回向花村」這個選項非常心動,但是我知道,這只是讓我自己爽而已。我跟著上去BC,之後單獨折返,對於領隊而言,也是一個不確定的風險吧?考量以上因素以後,我決定不跟大家一起出發前往日果冷覺。

       才剛下完決定,展哥就請小吳來問我的攀登意願了。我想,雖然展哥不知道我生理期來,也不知道我腳傷復發,但是展哥應該也覺得我的狀態不適合跟他們一起出發吧?所以我直接跟展哥說「不出發,待在向花村」。真正對登山充滿熱情的人,應該會排除萬難也要跟著上去吧?而不是像我這樣,只是腳踝腫起來就放棄攀登……我心裡想著。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廢很沒有進取心。

       第三天,我們前往白海子進行冰河行進練習。這天我有點小小的傷心。我們分成兩個繩隊,每個繩隊的成員輪流leading。我們這個繩隊,先由天裕leading,再由Jason leading。輪到我的時候,展哥面有難色的問「蛤……?彥琪妳要先鋒喔?」我不知道展哥沒說出口的話是什麼,但是我當下覺得很難堪也很難過。

       我告訴自己「因為我沒有要跟著上日果冷覺,所以我應該把練習機會留給其他要上去的隊員」,但是我也深深的意識到了,在我決定不出發前往日果冷覺時,我就已經不是這個攀登隊的一員了。

練習結束以後,我的期末攀登也跟著結束了。之後就是在向花村等待隊友下山,一同返回成都。

       在向花村等待隊友的同時,我在FB發了一篇文,主要是介紹我們搭拖拉機前往日果冷覺登山口的過程。在發文的同時,我一個人躲在向花村長家,覺得自己特別沒用,也特別寂寞。我寫著「因為我沒有把自己準備好,加上左腳腳踝舊傷復發,所以放棄了這次攀登」的時候,還偷偷哭了一下。

       我的身體並沒有被自己訓練得足夠強壯,我的內心也沒有足夠堅強的意志跟攀登的渴望,所以我自覺技術不足、體力不濟,在還沒開始攀登前,我的內心就已經軟爛成泥、不堪一擊了。

       我的男朋友是個「對於我的攀登,比我還積極」的人。當我告訴他,決定放棄攀登,並且深深陷入自我厭惡的時候,他卻說,不要這麼想,留下來有留下來才學得到的事情。

我想,我留下來學到的,應該就是直面自己的無用跟軟弱,接受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然後再多努力一點,讓自己在各方面都變得更好吧。